央音要聞

懷念蘇夏先生

  • 作者:供稿:作曲系  
  • 來源:中央音樂學院
  • 發布日期:2020-05-02 09:51:00

  

  懷念蘇先生

  4月30日一大早接到作曲系總支書記陳泳鋼的電話說“蘇先生走了”……

  院里希望盡快通知蘇先生的學生寫一點紀念的文字,這些天南地北,有些還在國外的學生們立馬放下手頭工作,很快就傳來了這些真切熾熱的感人文字。

  我們這些晚輩和蘇先生交流不多,印象中和別的老先生一樣“學識淵博,和藹可親”,只是蘇先生的廣東口音有點聽不明白。在起草訃告和閱讀這些文字的過程中,讓我們看到一個正直、嚴謹與真誠的身影,也更加的明白: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優秀的傳統是從哪里來,作曲系人才輩出的教學體系是如何成型,中國音樂創作今天的成績是如何取得……

  疫情期間匆忙之中,無法與更多的蘇先生弟子取得聯系,這七位僅僅是蘇先生言傳身教的縮影。他們是郭文景、唐建平、羅新民、周龍、周勤如、陳曉勇與王非。

  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主任

  郝維亞


        

  蘇夏先生

 ?。?924—2020)

  蘇夏先生是中國杰出的音樂教育家,音樂理論家,資深的老一輩作曲家。他為新中國培養了眾多優秀作曲家和各類音樂人才。他治學嚴謹,教學嚴格;為人低調樸實、幽默親切。

  他因材施教,不拘一格,使我受益匪淺。我在大學期間,曾一度受困于教學大綱的束縛,寫作擱淺。來到他的班上后,他給我想寫什么寫什么的自由,我獲得了解放,在那一時期寫的作品,大學畢業后參加全國作曲比賽,全都獲了獎。

  “筆頭的能力是磨練出來的?!碧K夏先生的這句話,幾十年來時刻提醒我自己堅持通過艱苦寫作提升自己的藝術水準,不幻想任何捷徑。蘇先生嚴謹踏實的學風使我受益匪淺。

  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教授

  著名作曲家

  郭文景


  郭文景與蘇夏先生



  蘇夏先生在排練現場


  悼念恩師蘇夏先生

  蘇夏先生仙逝觸痛了我的心!先生的音容笑貌不斷浮現在眼前。中國的改革開放使我有幸成為蘇先生作曲班五年半的弟子(中央音樂學院1978年春-1983年夏)。蘇先生為人師表、與世無爭的品德依然感染著我。在我2011年獲得普利策獎后去家里探望先生,他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周龍埋頭苦干不錯,但還是要有一點宣傳嘛”。這當然不是要我去出風頭,而是恩師對學生的信賴。蘇夏先生教學嚴謹,以啟發式為主,但不放過任何細節。我的師兄弟們都是當今音樂界的領軍人物。蘇夏先生不愧為中國音樂界的一代宗師。

  著名作曲家

  美國密蘇里大學堪薩斯城校區

  音樂舞蹈學院教授

  周龍


  蘇夏先生與周龍


  祭恩師蘇夏先生文

  先生!您怎么說走就走了呢?為什么偏偏這時候走,讓學生無法插翅回京,再看您一眼、送您一程呢?此時此刻,學生已思不成緒,泣不成聲……

  先生!學生而立之年拜于門下,沐恩師之雨露,得大法之真經。先生育人,不拘一格,從嚴從瑾,高瞻遠領;先生于我,關懷備至,語重心長,舐犢情深。小課上一語“要大氣”,三個字驅使我走上尋求學術真諦的玄奘之路;答荷蘭導演采訪中一句“還有一個老周沒發聲”,鞭策我日夜兼程攀登峰頂。嗚呼!總想像當年那樣把功課再做好一點,下次“回課”讓老師高興;不料日月穿梭、先生老去,竟成泡影!

  先生!如今學生亦逾古稀,始知您指引的是行大道者的人生!喜看同年,多早已成就斐然;遍布天下的師兄師弟,個個都在弘揚您的師德、傳承您的門風,將智慧與學識融入民族文化新時代的復興!

  先生已逝,無以獻祭;惟奠此文,遙寄寸心!

  音樂哲學博士

  旅美中國音樂家

  編輯、教師

  周勤如

  北京時間2020年4月30日18點于洛杉磯

    

  周勤如


  第一次專業課

  我于 1989 年考入蘇夏先生班上攻讀作曲專業碩士學位,之前不認得蘇老師。入學后,尚未開始上專業課,同學們就互相打聽導師是誰,說長道短。聽說我的導師是蘇先生,有同學幸災樂禍地調侃:“你等著吧,蘇老師是出了名的厲害角色,以后有你受的啦,哈哈?!?/font>

  記得第一次見蘇老師,是在老琴房樓。眼前的蘇老師,身形修長,臉龐清瘦,雙目有神,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很多,普通話里帶有濃重的廣東口音。他坐在琴凳上盯著我看了一會,然后讓我坐在他旁邊。

  事先得知蘇老師在教學上極其嚴謹,嚴厲,有時候近乎苛刻,以至于這第一次課說了些什么,都忘記了,大約就是些學習經歷,考試情況之類。蘇老師給我的第一印象,與傳說有些許不同。他既是一位教授,更是一位長者。言語之間,既有教誨,也不乏關愛,學問嚴謹而充滿人情味。

  最后,記得他說,咱們就從弦樂四重奏的創作開始吧,說著拿出一本樂譜,說:“先分析譜子,下周回課,還要寫一個弦樂四重奏的開始部分”。我一看譜子,是巴托克六首弦樂四重奏,翻開一看,樂譜上用不同顏色的筆畫滿了線條,還有各種文字符號標記,似乎把作品的音高和曲式結構都描述出來了,有的還是非常新的筆跡——我心里一樂,隨即震驚。對我,這似乎是現成的作業答案了;而對蘇老師這位已達退休年齡、終身從事音樂教育的著名教授,卻意味著一直保持著對音樂藝術的高度關注,孜孜不倦的做學術探索和研究。

  此后數年,我隨先生念完碩士,又念完博士,最后也成為作曲系的教師。三十年來,一直保持著與蘇先生的聯絡,亦師亦友,留下許多珍貴的回憶——一切都歷歷在目,栩栩如生。先生集嚴謹嚴厲與和藹可親為一身,有學問積累的成就,有歲月積淀的個性,作為蘇先生的學生,我受益終身。

  蘇夏先生已經離去,但他永遠活在我的心里。

  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教授

  著名作曲家

  羅新民


  從左至右:唐建平、郭文景、蘇夏、羅新民


  靈魂永駐精神永存

  ——懷念恩師蘇夏先生

  驚聞恩師蘇夏先生仙逝,悲痛的心緒難以揮去。隨著思念而涌出的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仿佛在中央音樂學院求學時的情景就在昨天。

  1983年我考入中央音樂學院,五年的作曲專業學習,有四年是在蘇先生班上度過,這對于我來說是非常寶貴和重要的,他影響了我一生。先生的教學始終是按照計劃和步驟進行的,感覺好像每堂課都是有備而來,幾乎堂堂都有針對性的實例分析,那個裝滿譜例的布袋子每次帶來的都是新鮮的食糧,喂飽了一個個饑餓的弟子,讓我在專業道路上茁壯成長。

  他教學嚴格,一絲不茍,在我的記憶中,他從未缺過課;他治學嚴謹,著作等身,幾十年的生涯中,一次次地完成了傳道授業解惑的神圣使命。教書,是他事業和生命中最重要的內容;敬業,是他靈魂中永恒的主題;一臺老舊自行車,是他往復于南線閣和鮑家街43號之間的唯一交通工具,幾十年如一日,風雨無阻,每每如此。

  如今,我在專業上所取得的進步,正是蘇夏先生辛勤付出的結果。更重要的是,他教會了我做人、做事的方法和對待事業的態度?;秀敝?,他那樸實、親切的形象栩栩如生,他那諄諄教誨和音容笑貌浮現在眼前。

  蘇先生的博學嚴謹,敬業值守的精神將照耀我前行。

  中國音樂學院教授

  著名作曲家

  王非

  2020.4.30


  王非與蘇夏先生


  今早獲悉蘇夏先生逝世噩耗,深感震驚!

  我于1980年考進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本科,四年在蘇夏教授指導下完成學業。母校為我打下的扎實基礎使我一生受益無窮,對此后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在作曲課上與先生談論技術、觀念的情景如同昨日一般,尤其使我感到重要的是這個階段促使我建立了獨立思考與獨立研究的能力。

  多年前回國探親時,作曲系團拜會聚會、南線閣先生家中拜訪的場面至今記憶猶新。幾年前年近九旬的先生親臨我在北京音樂廳的音樂會現場,他這種對學生的關愛尤為使我感動,為后人樹立了榜樣。

  蘇夏先生對中國的音樂發展做出了不可否認的貢獻,我在遙遠的他鄉,向先生深表感激和深切哀悼!

  著名作曲家

  德國漢堡國立音樂戲劇大學教授

  陳曉勇

  2020年4月30日于德國漢堡家

    

  陳曉勇


  夏天的記憶

  ——懷念恩師蘇夏先生

  夏天剛要來臨,恩師蘇夏先生卻靜靜的走了。多么希望他在這幾個月醫院的久住后,能帶著康復的微笑回來!那怕是緩緩的,步履蹣跚的。夏天是萬物競生的季節,生命之火最為熱烈激情的時刻。先生一生奉獻中國音樂事業,1938年參加廣東青年抗日先鋒隊。1941年在廣東藝術??埔魳穼W校學習。1949年參加中央音樂學院建院籌備工作至1986年退休大約37年教學生涯,恰如生命中的夏季,承當了中國作曲教學學科發展和成長的偉業。默默奉獻自己的學識和才華,燃亮無數熱愛音樂創作的學子的燦爛前程。蘇先生原名為‘學衡’,后改名為‘夏’。雖然不知道先生改名的本意,但相信一定寄托著他心靈深處某種美好的衷情和希望。確實,“蘇夏先生”帶來更諧和的親切和信任,無論是作曲系的“蘇夏先生”,還是中央音樂學院的“蘇夏先生”,聚焦在蘇夏先生的音容笑貌格外清晰。對于我而言,因此對夏的偏愛和習慣在記憶中更留下些許清晰的印記。

  算起來考入中央音樂學院拜師蘇夏先生門下學習作曲已有35年了。1985年的夏天,我在等待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碩士研究生入取結果,心情焦躁擔憂,終耐不住寫信給蘇先生詢問:“北方已入三伏,但也常有陣雨洗去溽熱,只是擔憂考試的結果,--”, “建平學弟,靜候佳音!”。真是不敢相信,這是我報考的導師蘇夏先生的來信嗎?“閑暇之時可以研讀些音樂作品,如勛伯格、梅西安等,--?!毕壬幕匦抛屛倚那榧訜o以言表:“連梅雨季的潮濕都顯得這么美好?!?/font>

  我這屆的碩士研究生不知為什么是兩年學制,從外院考入缺少大學本科在中央音樂學院連貫性學習過程,面臨的學習壓力可想而知。約一年半的時間內,我覺得自己在毫無進展的蹉跎中度過。蘇先生似乎并不著急,以極大耐心和信任,每次課都簡明扼要指出問題,繼而輕松的談一些寬泛的藝術問題,慢慢的等待我的進步。在作曲教學領域中蘇先生的理念和格局很大,根據學生的不同條件因才施教。在蘇夏先生指導下,我逐漸積累起較多的作曲技術手段,在艱辛也堅持中增強了駕馭音樂結構的能力。畢業前夕的某一天,蘇先生告訴我:作曲系已經決定將我留下來任教,并語重心長的說:“希望你能努力成為一個好的作曲老師”。經歷幾年教學工作后,他又鼓勵我在職攻讀作曲博士學位。1995年夏天,通過作曲博士學位答辯之后。先生不無風趣的對我說:“現在你才真正的獲取了中央音樂學院的“良民證”。我常常遺憾沒有在中央音樂學院讀大學本科,幸運的是在教學工作中一直得到蘇先生的幫助和指導。1991年9月開始擔負作曲主科教學工作前蘇先生找到我,讓我拿來入學新生上交的作品逐一分析,針對學生的創作個性講述不同的學生應當分別注意那些問題等教學經驗。并幫我選擇了合適的學生。真是佩服蘇先生的睿智,30年過去了先生,那時的作曲學生進步非???,現已成為國內卓有建樹的優秀作曲家。上世紀90年代后我的創作逐漸增多,每次新作品演出必要聽取先生意見?!洞呵铩?、《后土》、《玄黃》,還有舞劇音樂等等。先生的評價大多惜字如金,常常是:“還可以啊”。1999年盛夏,我在世紀劇院首演了一部包括5首歌劇風格詠嘆調唱段的大型音樂戲劇作品。演出后先生面帶笑容說:“唐建平,你以后可以多寫些歌劇啊?!庇洃浿羞@是先生在看過我作品演出后最好的褒獎了。我知道作為中國老一代音樂教育家和作曲家,出于使命感對于學生或后輩作曲家有更高的藝術要求,希望青年作曲家能夠在藝術道路上前行的更遠。希望在世界作曲大師隊列之中,真正有中國的作曲家并列。這是先生的夢想,我輩承接過來的責任,也是尚有相當差距需要努力前行實現的宏偉目標。

  蘇先生雖然講的一口濃濃的廣東話,但是所言所為卻體現著嚴謹的學者風。記憶中蘇先生對于作曲家、音樂會音樂作品的評論十分謹慎。他不會放棄藝術標準去敷衍了事,也不會因人親疏厲害而沒有原則的奉迎或無端批評。出于學識和對于藝術誠實的情懷,每次新作品音樂會,或作曲家個人作品音樂會,蘇先生都會在音樂會現場用錄音機錄下來,在參加座談會發表評論之前,總要認真聆聽多遍。發言中所作的評論,基本上都是結合具體問題提出相應意見。記得在某位著名前輩作曲家交響作品音樂會后的座談會上,蘇先生的發言評價極為細致,具體到某個細節的音高或音色等,我曾略帶玩笑的問蘇先生:您怎么講的那么具體?像是給人家上作曲課啊。蘇先生說:作為一個作曲教師,講話、評論是要對學術負責任的。

  在作曲系老一代教授中蘇夏先生的學術成果是最全面的,也是最能體現獨立學術精神的。他著有《實用對位法》、《寫對位》、《歌曲寫作》《和聲的技巧》以及《論中國現代音樂名家名作》等。其中《和聲的技巧》一書,其學術價值建立在先生畢生直面音樂創作、教學獲取的作曲經驗和獨立思考的基礎之上,對于中國作曲家解決創作中的和聲和解決音樂語言構成的極有價值。另外他還撰寫了大量的作曲家創作研究,音樂作品評論和分析等文章。記得在對江文也、馬思聰、洗星海等作曲家的創作研究中,蘇先生的研究和最終寫的學術文章為后來他人的分析研究,提供了值得學習和借鑒的依據。

  作為音樂教育家和作曲家,蘇先生最為年富力強的年華,基本都為作曲系的作曲教學奉獻了。長時間擔負作曲系作曲教學的組織工作,擔任大量的作曲課教學,但先生心里始終掛念著作曲。也許因為這個原因,60歲年齡剛過不久,蘇夏先生主動到當時的主管部門文化部申請了退休。退休后先生先后創作出版了《蘇夏鋼琴曲集》、《蘇夏藝術歌曲集》、《蘇夏合唱曲集》以及大型交響清唱劇《帶血的課文》等重要作品。先生曾與我私下說,他申請退休一來為自己留些創作的空間,二來也給系里同事讓出作曲教學的機會。先生退休后,我亦經常去先生家去探望。雖然總是看到他在作曲或在認真的研究一些現代作品。但卻想像不出作曲課堂上的蘇先生創作音樂作品會是什么樣的。直到 2005年4月為先生80華誕舉辦慶祝音樂會。先生的音樂實實的震撼了我們在場所有的人。音樂會后,先生得意大弟子郭文景面帶敬意神情充滿感慨:在先生身邊學習、創作這么多年,完全想像不出,一直默默教書的先生的音樂能寫的如此旁礴大氣!是啊,先生的作品完全顛覆了我先前的認知,由此,對于先生更為信服和崇敬。記得有人曾說:一座山從不喊出自己的巍峨,一面湖從不說出自己的浩瀚,一棵樹默默向上生長,一葉草與另一葉草未曾攀比過風雨的惠澤!先生就是這樣的人!

  95個華年,平靜光輝的一生!70余載春秋,留下桃李芳華滿天!

  向先生學習!永遠懷念您!

  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教授

  著名作曲家

  唐建平

  2020.4.30夜


  蘇夏先生于唐建平博士答辯現場(左:唐建平,右:蘇夏)


  結語

  蘇夏先生是中國近現代音樂史的親歷者,重要的見證人和研究者,他的離開是中國音樂事業的巨大損失。我們將繼承以他為代表的前輩們的殷切期望,努力發揚他們的優良學風,認真學習他們的寶貴學術經驗,滿懷辛勤奉獻的園丁精神,為中國的音樂教育事業貢獻力量。

  我們將永遠銘記每一位為祖國音樂事業貢獻力量的人們!

  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

  2020年5月1日


  從左至右:唐建平、杜鳴心、郭文景、蘇夏、羅新民


  作曲系作曲教研室和老先生們


  學院75周年作曲系全家福

  

 

  

  

相關附件:
相關鏈接:

? Copyright www.618241.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110402430057號

京ICP備05064625號

央音要聞

懷念蘇夏先生

作者:供稿:作曲系來源:中央音樂學院更新日期:2020-05-02 10:09:12發布日期:2020-05-02 09:51:00本欄目內容由黨委宣傳部負責維護

  

  懷念蘇先生

  4月30日一大早接到作曲系總支書記陳泳鋼的電話說“蘇先生走了”……

  院里希望盡快通知蘇先生的學生寫一點紀念的文字,這些天南地北,有些還在國外的學生們立馬放下手頭工作,很快就傳來了這些真切熾熱的感人文字。

  我們這些晚輩和蘇先生交流不多,印象中和別的老先生一樣“學識淵博,和藹可親”,只是蘇先生的廣東口音有點聽不明白。在起草訃告和閱讀這些文字的過程中,讓我們看到一個正直、嚴謹與真誠的身影,也更加的明白: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優秀的傳統是從哪里來,作曲系人才輩出的教學體系是如何成型,中國音樂創作今天的成績是如何取得……

  疫情期間匆忙之中,無法與更多的蘇先生弟子取得聯系,這七位僅僅是蘇先生言傳身教的縮影。他們是郭文景、唐建平、羅新民、周龍、周勤如、陳曉勇與王非。

  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主任

  郝維亞


        

  蘇夏先生

 ?。?924—2020)

  蘇夏先生是中國杰出的音樂教育家,音樂理論家,資深的老一輩作曲家。他為新中國培養了眾多優秀作曲家和各類音樂人才。他治學嚴謹,教學嚴格;為人低調樸實、幽默親切。

  他因材施教,不拘一格,使我受益匪淺。我在大學期間,曾一度受困于教學大綱的束縛,寫作擱淺。來到他的班上后,他給我想寫什么寫什么的自由,我獲得了解放,在那一時期寫的作品,大學畢業后參加全國作曲比賽,全都獲了獎。

  “筆頭的能力是磨練出來的?!碧K夏先生的這句話,幾十年來時刻提醒我自己堅持通過艱苦寫作提升自己的藝術水準,不幻想任何捷徑。蘇先生嚴謹踏實的學風使我受益匪淺。

  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教授

  著名作曲家

  郭文景


  郭文景與蘇夏先生



  蘇夏先生在排練現場


  悼念恩師蘇夏先生

  蘇夏先生仙逝觸痛了我的心!先生的音容笑貌不斷浮現在眼前。中國的改革開放使我有幸成為蘇先生作曲班五年半的弟子(中央音樂學院1978年春-1983年夏)。蘇先生為人師表、與世無爭的品德依然感染著我。在我2011年獲得普利策獎后去家里探望先生,他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周龍埋頭苦干不錯,但還是要有一點宣傳嘛”。這當然不是要我去出風頭,而是恩師對學生的信賴。蘇夏先生教學嚴謹,以啟發式為主,但不放過任何細節。我的師兄弟們都是當今音樂界的領軍人物。蘇夏先生不愧為中國音樂界的一代宗師。

  著名作曲家

  美國密蘇里大學堪薩斯城校區

  音樂舞蹈學院教授

  周龍


  蘇夏先生與周龍


  祭恩師蘇夏先生文

  先生!您怎么說走就走了呢?為什么偏偏這時候走,讓學生無法插翅回京,再看您一眼、送您一程呢?此時此刻,學生已思不成緒,泣不成聲……

  先生!學生而立之年拜于門下,沐恩師之雨露,得大法之真經。先生育人,不拘一格,從嚴從瑾,高瞻遠領;先生于我,關懷備至,語重心長,舐犢情深。小課上一語“要大氣”,三個字驅使我走上尋求學術真諦的玄奘之路;答荷蘭導演采訪中一句“還有一個老周沒發聲”,鞭策我日夜兼程攀登峰頂。嗚呼!總想像當年那樣把功課再做好一點,下次“回課”讓老師高興;不料日月穿梭、先生老去,竟成泡影!

  先生!如今學生亦逾古稀,始知您指引的是行大道者的人生!喜看同年,多早已成就斐然;遍布天下的師兄師弟,個個都在弘揚您的師德、傳承您的門風,將智慧與學識融入民族文化新時代的復興!

  先生已逝,無以獻祭;惟奠此文,遙寄寸心!

  音樂哲學博士

  旅美中國音樂家

  編輯、教師

  周勤如

  北京時間2020年4月30日18點于洛杉磯

    

  周勤如


  第一次專業課

  我于 1989 年考入蘇夏先生班上攻讀作曲專業碩士學位,之前不認得蘇老師。入學后,尚未開始上專業課,同學們就互相打聽導師是誰,說長道短。聽說我的導師是蘇先生,有同學幸災樂禍地調侃:“你等著吧,蘇老師是出了名的厲害角色,以后有你受的啦,哈哈?!?/font>

  記得第一次見蘇老師,是在老琴房樓。眼前的蘇老師,身形修長,臉龐清瘦,雙目有神,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很多,普通話里帶有濃重的廣東口音。他坐在琴凳上盯著我看了一會,然后讓我坐在他旁邊。

  事先得知蘇老師在教學上極其嚴謹,嚴厲,有時候近乎苛刻,以至于這第一次課說了些什么,都忘記了,大約就是些學習經歷,考試情況之類。蘇老師給我的第一印象,與傳說有些許不同。他既是一位教授,更是一位長者。言語之間,既有教誨,也不乏關愛,學問嚴謹而充滿人情味。

  最后,記得他說,咱們就從弦樂四重奏的創作開始吧,說著拿出一本樂譜,說:“先分析譜子,下周回課,還要寫一個弦樂四重奏的開始部分”。我一看譜子,是巴托克六首弦樂四重奏,翻開一看,樂譜上用不同顏色的筆畫滿了線條,還有各種文字符號標記,似乎把作品的音高和曲式結構都描述出來了,有的還是非常新的筆跡——我心里一樂,隨即震驚。對我,這似乎是現成的作業答案了;而對蘇老師這位已達退休年齡、終身從事音樂教育的著名教授,卻意味著一直保持著對音樂藝術的高度關注,孜孜不倦的做學術探索和研究。

  此后數年,我隨先生念完碩士,又念完博士,最后也成為作曲系的教師。三十年來,一直保持著與蘇先生的聯絡,亦師亦友,留下許多珍貴的回憶——一切都歷歷在目,栩栩如生。先生集嚴謹嚴厲與和藹可親為一身,有學問積累的成就,有歲月積淀的個性,作為蘇先生的學生,我受益終身。

  蘇夏先生已經離去,但他永遠活在我的心里。

  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教授

  著名作曲家

  羅新民


  從左至右:唐建平、郭文景、蘇夏、羅新民


  靈魂永駐精神永存

  ——懷念恩師蘇夏先生

  驚聞恩師蘇夏先生仙逝,悲痛的心緒難以揮去。隨著思念而涌出的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仿佛在中央音樂學院求學時的情景就在昨天。

  1983年我考入中央音樂學院,五年的作曲專業學習,有四年是在蘇先生班上度過,這對于我來說是非常寶貴和重要的,他影響了我一生。先生的教學始終是按照計劃和步驟進行的,感覺好像每堂課都是有備而來,幾乎堂堂都有針對性的實例分析,那個裝滿譜例的布袋子每次帶來的都是新鮮的食糧,喂飽了一個個饑餓的弟子,讓我在專業道路上茁壯成長。

  他教學嚴格,一絲不茍,在我的記憶中,他從未缺過課;他治學嚴謹,著作等身,幾十年的生涯中,一次次地完成了傳道授業解惑的神圣使命。教書,是他事業和生命中最重要的內容;敬業,是他靈魂中永恒的主題;一臺老舊自行車,是他往復于南線閣和鮑家街43號之間的唯一交通工具,幾十年如一日,風雨無阻,每每如此。

  如今,我在專業上所取得的進步,正是蘇夏先生辛勤付出的結果。更重要的是,他教會了我做人、做事的方法和對待事業的態度?;秀敝?,他那樸實、親切的形象栩栩如生,他那諄諄教誨和音容笑貌浮現在眼前。

  蘇先生的博學嚴謹,敬業值守的精神將照耀我前行。

  中國音樂學院教授

  著名作曲家

  王非

  2020.4.30


  王非與蘇夏先生


  今早獲悉蘇夏先生逝世噩耗,深感震驚!

  我于1980年考進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本科,四年在蘇夏教授指導下完成學業。母校為我打下的扎實基礎使我一生受益無窮,對此后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在作曲課上與先生談論技術、觀念的情景如同昨日一般,尤其使我感到重要的是這個階段促使我建立了獨立思考與獨立研究的能力。

  多年前回國探親時,作曲系團拜會聚會、南線閣先生家中拜訪的場面至今記憶猶新。幾年前年近九旬的先生親臨我在北京音樂廳的音樂會現場,他這種對學生的關愛尤為使我感動,為后人樹立了榜樣。

  蘇夏先生對中國的音樂發展做出了不可否認的貢獻,我在遙遠的他鄉,向先生深表感激和深切哀悼!

  著名作曲家

  德國漢堡國立音樂戲劇大學教授

  陳曉勇

  2020年4月30日于德國漢堡家

    

  陳曉勇


  夏天的記憶

  ——懷念恩師蘇夏先生

  夏天剛要來臨,恩師蘇夏先生卻靜靜的走了。多么希望他在這幾個月醫院的久住后,能帶著康復的微笑回來!那怕是緩緩的,步履蹣跚的。夏天是萬物競生的季節,生命之火最為熱烈激情的時刻。先生一生奉獻中國音樂事業,1938年參加廣東青年抗日先鋒隊。1941年在廣東藝術??埔魳穼W校學習。1949年參加中央音樂學院建院籌備工作至1986年退休大約37年教學生涯,恰如生命中的夏季,承當了中國作曲教學學科發展和成長的偉業。默默奉獻自己的學識和才華,燃亮無數熱愛音樂創作的學子的燦爛前程。蘇先生原名為‘學衡’,后改名為‘夏’。雖然不知道先生改名的本意,但相信一定寄托著他心靈深處某種美好的衷情和希望。確實,“蘇夏先生”帶來更諧和的親切和信任,無論是作曲系的“蘇夏先生”,還是中央音樂學院的“蘇夏先生”,聚焦在蘇夏先生的音容笑貌格外清晰。對于我而言,因此對夏的偏愛和習慣在記憶中更留下些許清晰的印記。

  算起來考入中央音樂學院拜師蘇夏先生門下學習作曲已有35年了。1985年的夏天,我在等待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碩士研究生入取結果,心情焦躁擔憂,終耐不住寫信給蘇先生詢問:“北方已入三伏,但也常有陣雨洗去溽熱,只是擔憂考試的結果,--”, “建平學弟,靜候佳音!”。真是不敢相信,這是我報考的導師蘇夏先生的來信嗎?“閑暇之時可以研讀些音樂作品,如勛伯格、梅西安等,--?!毕壬幕匦抛屛倚那榧訜o以言表:“連梅雨季的潮濕都顯得這么美好?!?/font>

  我這屆的碩士研究生不知為什么是兩年學制,從外院考入缺少大學本科在中央音樂學院連貫性學習過程,面臨的學習壓力可想而知。約一年半的時間內,我覺得自己在毫無進展的蹉跎中度過。蘇先生似乎并不著急,以極大耐心和信任,每次課都簡明扼要指出問題,繼而輕松的談一些寬泛的藝術問題,慢慢的等待我的進步。在作曲教學領域中蘇先生的理念和格局很大,根據學生的不同條件因才施教。在蘇夏先生指導下,我逐漸積累起較多的作曲技術手段,在艱辛也堅持中增強了駕馭音樂結構的能力。畢業前夕的某一天,蘇先生告訴我:作曲系已經決定將我留下來任教,并語重心長的說:“希望你能努力成為一個好的作曲老師”。經歷幾年教學工作后,他又鼓勵我在職攻讀作曲博士學位。1995年夏天,通過作曲博士學位答辯之后。先生不無風趣的對我說:“現在你才真正的獲取了中央音樂學院的“良民證”。我常常遺憾沒有在中央音樂學院讀大學本科,幸運的是在教學工作中一直得到蘇先生的幫助和指導。1991年9月開始擔負作曲主科教學工作前蘇先生找到我,讓我拿來入學新生上交的作品逐一分析,針對學生的創作個性講述不同的學生應當分別注意那些問題等教學經驗。并幫我選擇了合適的學生。真是佩服蘇先生的睿智,30年過去了先生,那時的作曲學生進步非???,現已成為國內卓有建樹的優秀作曲家。上世紀90年代后我的創作逐漸增多,每次新作品演出必要聽取先生意見?!洞呵铩?、《后土》、《玄黃》,還有舞劇音樂等等。先生的評價大多惜字如金,常常是:“還可以啊”。1999年盛夏,我在世紀劇院首演了一部包括5首歌劇風格詠嘆調唱段的大型音樂戲劇作品。演出后先生面帶笑容說:“唐建平,你以后可以多寫些歌劇啊?!庇洃浿羞@是先生在看過我作品演出后最好的褒獎了。我知道作為中國老一代音樂教育家和作曲家,出于使命感對于學生或后輩作曲家有更高的藝術要求,希望青年作曲家能夠在藝術道路上前行的更遠。希望在世界作曲大師隊列之中,真正有中國的作曲家并列。這是先生的夢想,我輩承接過來的責任,也是尚有相當差距需要努力前行實現的宏偉目標。

  蘇先生雖然講的一口濃濃的廣東話,但是所言所為卻體現著嚴謹的學者風。記憶中蘇先生對于作曲家、音樂會音樂作品的評論十分謹慎。他不會放棄藝術標準去敷衍了事,也不會因人親疏厲害而沒有原則的奉迎或無端批評。出于學識和對于藝術誠實的情懷,每次新作品音樂會,或作曲家個人作品音樂會,蘇先生都會在音樂會現場用錄音機錄下來,在參加座談會發表評論之前,總要認真聆聽多遍。發言中所作的評論,基本上都是結合具體問題提出相應意見。記得在某位著名前輩作曲家交響作品音樂會后的座談會上,蘇先生的發言評價極為細致,具體到某個細節的音高或音色等,我曾略帶玩笑的問蘇先生:您怎么講的那么具體?像是給人家上作曲課啊。蘇先生說:作為一個作曲教師,講話、評論是要對學術負責任的。

  在作曲系老一代教授中蘇夏先生的學術成果是最全面的,也是最能體現獨立學術精神的。他著有《實用對位法》、《寫對位》、《歌曲寫作》《和聲的技巧》以及《論中國現代音樂名家名作》等。其中《和聲的技巧》一書,其學術價值建立在先生畢生直面音樂創作、教學獲取的作曲經驗和獨立思考的基礎之上,對于中國作曲家解決創作中的和聲和解決音樂語言構成的極有價值。另外他還撰寫了大量的作曲家創作研究,音樂作品評論和分析等文章。記得在對江文也、馬思聰、洗星海等作曲家的創作研究中,蘇先生的研究和最終寫的學術文章為后來他人的分析研究,提供了值得學習和借鑒的依據。

  作為音樂教育家和作曲家,蘇先生最為年富力強的年華,基本都為作曲系的作曲教學奉獻了。長時間擔負作曲系作曲教學的組織工作,擔任大量的作曲課教學,但先生心里始終掛念著作曲。也許因為這個原因,60歲年齡剛過不久,蘇夏先生主動到當時的主管部門文化部申請了退休。退休后先生先后創作出版了《蘇夏鋼琴曲集》、《蘇夏藝術歌曲集》、《蘇夏合唱曲集》以及大型交響清唱劇《帶血的課文》等重要作品。先生曾與我私下說,他申請退休一來為自己留些創作的空間,二來也給系里同事讓出作曲教學的機會。先生退休后,我亦經常去先生家去探望。雖然總是看到他在作曲或在認真的研究一些現代作品。但卻想像不出作曲課堂上的蘇先生創作音樂作品會是什么樣的。直到 2005年4月為先生80華誕舉辦慶祝音樂會。先生的音樂實實的震撼了我們在場所有的人。音樂會后,先生得意大弟子郭文景面帶敬意神情充滿感慨:在先生身邊學習、創作這么多年,完全想像不出,一直默默教書的先生的音樂能寫的如此旁礴大氣!是啊,先生的作品完全顛覆了我先前的認知,由此,對于先生更為信服和崇敬。記得有人曾說:一座山從不喊出自己的巍峨,一面湖從不說出自己的浩瀚,一棵樹默默向上生長,一葉草與另一葉草未曾攀比過風雨的惠澤!先生就是這樣的人!

  95個華年,平靜光輝的一生!70余載春秋,留下桃李芳華滿天!

  向先生學習!永遠懷念您!

  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教授

  著名作曲家

  唐建平

  2020.4.30夜


  蘇夏先生于唐建平博士答辯現場(左:唐建平,右:蘇夏)


  結語

  蘇夏先生是中國近現代音樂史的親歷者,重要的見證人和研究者,他的離開是中國音樂事業的巨大損失。我們將繼承以他為代表的前輩們的殷切期望,努力發揚他們的優良學風,認真學習他們的寶貴學術經驗,滿懷辛勤奉獻的園丁精神,為中國的音樂教育事業貢獻力量。

  我們將永遠銘記每一位為祖國音樂事業貢獻力量的人們!

  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

  2020年5月1日


  從左至右:唐建平、杜鳴心、郭文景、蘇夏、羅新民


  作曲系作曲教研室和老先生們


  學院75周年作曲系全家福

  

 

  

  

  • 相關附件:
  • 相關鏈接:
贵州茅台股票走势